老楼征迁后四年无音讯,迁出居民居无定所
2015/5/21 19:17:00


4月29号,记者来到了库尔勒市建国北路的一处居民区,见到了原库尔勒市红星机械厂的退休职工代表,已过古稀之年的陆季裴老人告诉记者,老厂子的职工大多年事已高,年轻一点的也都已经四五十岁。由于政府的安置房一直没有音信,大家只能拿着每月仅有的800元租房补贴四处找房。陆季裴:“看到库尔勒建设了以后,孔雀河二期工程我们很高兴,大家觉得挺好的。他(政府)是平面图、楼层,什么东西他都已经给我们了,而且有些条件啥的都写的清清楚楚。我们想的这是你政府搞改革,我们就很痛快的把这个东西都签了。他说你们这个签了合同以后,当年的十月份我们就可以拆了,拆了两年这个新房子就起来了,你们就可以居住了。签了合同钥匙就交了,房产证、土地证都给他们了,里头东西啥暖气包的,人家都拆走了。”
    就这样,2011年初,居住在五号小区的30多户居民大多数都很快签署了拆迁安置补偿协议。协议上明确规定在安置期内将完成新安置房的建设并进行拆迁户回迁。可谁曾想,直到今天,已经过去了4年多的时间,新房子没有盖,旧房子也已经没法住。究竟是什么原因呢?记者向负责该项目总体规划的主管部门库尔勒市规划局进行求证,负责规划案件督办的督察室负责人魏强将原因归结为征迁工作没有彻底完成。魏强说:“前面没搞,是因为这块地征迁没有征迁下来(记者:您的意思是当初这个规划没执行就是因为有很多人没签协议的意思是吧?)嗯,没征迁下来。”
    事情真是如此吗?记者跟随五号小区的住户来到了本应在2011年就该拆除的旧宅。两栋老旧的建筑十分显眼,楼体外墙已是破败不堪,楼内尘土满地,很多房门也大都已经破损,十分明显的红叉拆迁标志随处可见。住户韩云权告诉记者,自己就是先前未曾签署协议的一员,之前留守的少部分住户花钱出力,头一年还能勉强度日,可这破败不堪的老房子终究不是久居之所,后面再想签协议也找不到人了。很快大家陆续搬走,这里也就基本成了无人区,彻底无人过问此事。“第一年暖气拆掉了,拆了以后到冬天,我们没办法居住了,再一个就是水,冬天一冻,以后到处跑水,那个水直接往外头流,水也吃不成。现在全都自己在外头长年地租房呗。”
    对于规划局所谓的征迁没有完成的理由,住户张军霞表示这个说法完全站不住脚。“当时是有几户没签的,但是当时后来再有人想签合约,他们(拆迁办)就不管了,直接拒签了,现在更没人管这个事情了,再说了,你不能以这个理由来为难我们吧?”
    暖气包被拆除,楼内基础设施早已毁坏。这项拆迁工程就这样整整停滞了四年,无人问津。四年来,已搬迁出的住户们多次找库尔勒市主管拆迁安置的拆迁办咨询反映过此事,可每次都是石沉大海,没有任何回复。于是,记者带着疑问来到了库尔勒市房屋征收与补偿管理办公室,试图从这里寻找到一些答案。负责协调处理此事的拆迁办信访科科长罗军向记者表示,他们确实多次接到居民投诉,也曾不止一次向政府致函汇报过过相关情况,最近的一次是在3月底。罗军:“关于咱们过渡费比较低的情况,还有一个那个地方现在政府规划建设到底是什么情况,我们也是把这个情况也给政府也说了,我们(也在)等政府的回应,(记者:就是说现在这个报告,还没有任何的批复吗?)没有回应,(咱们报告什么时候打上去的?)上个月(3月)25号报给政府的。(那当时既然已经有那个规划了,现在没执行拆迁是有什么困难吗?)规划拆迁办是不会参与的,现在就是(政府让你)开始,这边就开始了,(政府让你)停,我们就停下来了。现在到底是按照当时的规划还是咋样,我们也搞不清楚,这个事你要问我,我肯定答不上来,这是政府的规划。”
    按照库尔勒市拆迁办工作人员的说法,这问题他们也汇报了,尽到了责任,而解决方案和主要原因还得向规划部门了解核实。无奈之下,记者只能再度来到库尔勒市规划局,就五号小区规划未按期限执行进行追问时,规划局方面则干脆打起了太极,没有给出正面回应。“我们只是做我们规划,不可能我们逾越这个范围去强迫别人这样那样,这也做不到啊。(那也不能说因为没有征迁下来一直放着吧。)未来怎么弄的话你再到市政府去问一下看一下这块,市政府分管城建的领导吧,在上面一个层次上,他可能更清楚一点。”
    拆迁主管部门表示不清楚规划,规划部门又表示权限只限于规划。而拆迁部部门向政府多次致函却总是没有下文。这些年来五号小区的居民们就这样被推来搡去,始终得不到明确的答复。住户陆季裴:“你像我70多岁的人了,辛苦了一辈子看着库尔勒盖了那么多房子,人家一家都几套房子,我们就辛辛苦苦在这儿一套房子都保不住,你说心里面不寒吗?所以我们现在的要求,你这个房子要给我们一个着落,让我们住上我们自己的房子。让我们过好自己的晚年,太太平平。”
                                                          记者:姚冶、实习记者阿依本